行业

智慧交通 智慧商业 智慧安全

收费员中饱私囊?看宜宾“漏洞百出”的智能停

  2016年7月,宜宾城区智能停车收费系统上线,意味着宜宾城区占道临时停车收费逐步“智能”起来,“通通停车”手机软件的推出,也算是将停车收费模式提升了一个档次。

  今年4月,有市民发现“通通停车”这一软件上竟然存在严重漏洞,利用漏洞收取停车费后,在收费记录上却不显示,那这占用公共资源收的停车费,到底进了谁的腰包?

  2016年7月,宜宾城区智能停车收费系统上线,意味着宜宾城区占道临时停车收费逐步“智能”起来,“通通停车”手机软件的推出,也算是将停车收费模式提升了一个档次。

  今年4月,有市民发现“通通停车”这一软件上竟然存在严重漏洞,利用漏洞收取停车费后,在收费记录上却不显示,那这占用公共资源收的停车费,到底进了谁的腰包?

  住在集义街的她,因附近租不到车位,所以平常她都把车停在走马街占道临时停车位上。那天,吴秋月早将车开走去上班,当时交了10元现金给停车收费员。过了几个小时又回走马街停车,还是那个收费员的位置,“他说知道我早上交了10元,反正10元能停一天,让我进去停就是,不再收钱。”

  这让吴秋月刷新了对收费员的印象,还顺便问了收费员哪里可以补交欠费,“他说他那里就可以,随后他在手机上用收费员的软件帮我查询,告知我有48元钱欠费,我都一并交了。”谁料意想不到的事情下午就发生了。

  下午,同一条街,又来了一名停车收费员挡住吴秋月的去路,喊她缴费。吴秋月当时就愣了,“不是之前的收费员说不用缴费吗,怎么你又来叫我缴费。这一个停车位究竟有几个人在收费?”

  “之前对停车收费员建立那么好的印象,结果上演这么一出,瞬间崩塌完了。但前后这两名停车收费员都穿着一样的工作服,手机上用的软件也相同,我就向后面这名收费员提出要看他工号。”吴秋月的要求被该名停车收费员拒绝,理由是,“才换了公司,没工号。”

  就这样,吴秋月郁闷着回到家,将事情告诉她丈夫,她丈夫告诉她说,“你干脆下载一个‘通通停车’软件在手机上吧,方便一些。”

  吴秋月按丈夫说的做了,下载好“通通停车”以后,她还查询了她此前的停车缴费信息。这一查,她就愣了。

  吴秋月说,“我一个月天天都在走马街上停车,就按30天来算吧,每天都是缴费了的。但是我在‘通通停车’软件上查询缴费记录,却显示只有8天缴了费。”

  这样一来,吴秋月和她丈夫就猜测“通通停车”软件是存在漏洞的。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他们俩还在4月4日这天做了次试验。

  那天下午,吴秋月和她丈夫将车停在走马街上,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将车开走,交了10元现金给那里的停车收费员。晚些时候,他们又在“通通停车”手机软件上查询缴费记录。结果显示:停车53分钟,缴费4元。

  按照收费规定,老城区占道临时停车收费不超过15分钟是免费的,停1个小时是4元,超过1个小时的按每小时加收2元来计,最高收费是10元。

  等于说吴秋月4月4日停车那次试验,交的是10元的最高收费,但是“通通停车”上的记录却显示是4元的最低收费。

  回到家,吴秋月就和老公谈论起来,“这‘通通停车’手机软件是存在漏洞的,就是不知是自然漏洞,还是人为操作弄的。如果是人为操作的话,上面没显示的金额,可能全都进了收费员的腰包,并且逃过了记账。”

  “通通停车”手机软件是在2016年7月登录宜宾的,在这一软件支持下,车主就能使用手机,通过微信和银行卡等网上支付停车费。

  这样一来,宜宾城区的占道临时停车收费,理应更加便捷。但该手机软件推出后一月,下载量却不足1万次,下载量不足中心城区私家车拥有量的百分之十。直到如今,宜宾有的车主仍不知道“通通停车”手机软件,依旧采用现金缴费。

  不过,宜宾还有部分车主是知晓“通通停车”的,但他们不愿使用,究其原因还是他们认为该手机软件还存在颇多问题。

  宜宾市民季先生就抱怨过,“虽说宜宾推出了智能停车系统,但是每次停完车,就有停车收费员叫我交现金,这并不利于‘通通停车’的普及,所以之后也懒得再用。”

  他还提到,“我把车停到停车位后,该软件上不会同步显示信息,只有在单次停车结束后,并且未支付费用才会显示相关信息。”

  就像不少车主在宜宾城区占道临时停车时遇到过的一个问题——开车走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收费员。这样势必就会产生时间差,造成多计费。然而,“通通停车”手机软件,并不能解决这一问题。

  不少车主表示,“这软件用起来感觉很鸡肋,我直接掏现金肯定比在手机上去操作来得快,所以并不能说是方便缴费了。除非能解决停车时候产生的一些问题,像是查询附近空车位,即停即走准确录入,准确计时查看应当缴费多少等,不然谁会去用?”

  她担心收费员有暗箱操作,不愿缴费,但有收费员告知吴秋月,“你不交就算了,以后影响你的征信,影响你车辆年审可别怪我没提醒。”

  甚至吴秋月的朋友也劝她,“你别赌气,我上次车辆年审的时候,就被告知要把占道临时停车欠费补清才行,到时候害了你自己。”

  这一听,吴秋月就更纳闷了,“凭什么这占道临时停车欠费就能影响车辆年审?我有朋友学法律的,问过以后人家告知说,没有法律支持,是不能这样规定的。”

  吴秋月想弄明白,这占道临时停车欠费,究竟是哪条条款规定可以与车辆年审挂钩,并且不缴清欠费就不让车辆年审的?

  本刊记者随后联系到宜宾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相关科室工作人员得知情况后,立即去调查求证,反馈回来称,“市车管所相关负责人予以答复,称从未有过需要将停车欠费结清才能年审车辆的规定,车管所也从未这样实施过。”

  那么,最终得到的结论是,在欠费影响的问题上,停车收费员是说了谎的,至于为何这样做,只是个人行为还是普遍如此尚不知。只是可以肯定的是,如今宜宾不少车主都知晓“停车欠费会影响车辆年审”这句谎话,并且信以为真。

  如今,宜宾城区占道临时停车收费的相关事宜,是由宜宾市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宜投集团)和四川新宜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宜集团)两家公司在负责管理。

  宜投集团的一名技术人员在得知情况后,告知说,“‘通通停车’软件是北京一家上市公司开发出来的,免费提供给我们使用,目前是试运行期。既然是软件,难免会存在一些问题。我们现在也在做收集这软件问题的工作,还希望宜宾的车主在使用该软件时,一旦发现问题,就拨打投诉电话告知我们。”至于是软件本身漏洞还是人为利用的结果,还要进一步调查核实。

  而投诉电话,在停车位附近的占道临时停车位收费公示牌上均有。该名技术人员称,“我们收集到‘通通停车’软件存在的问题后,就能及时联系上研发公司,让他们予以解决。”新宜集团方面的说法与其一致。

  2016年9月1日,本刊曾以《“吐槽”宜宾智能停车》为题对智能停车做过报道,据相关人士介绍,2015年5月,宜宾市政府原则同意多家部门联合制订的《市区占道临时停车点规划方案》,由宜宾普诚停车管理有限公司(宜投集团下属全资子公司)和宜宾市铭典城市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新宜集团下属全资子公司),分别对南岸片区、老城区、上江北区域的临时停车进行收费管理。

  随后,由两家主体单位公开招选物业公司,物业公司再招工作人员。宜宾市绿安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负责旧城,中坝区域,宜宾市卓越商业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负责江北区域;四川艾明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宜宾和顺物业服务公司负责南岸片区。

  这样的管理模式一直持续到2017年3月底,而最新的消息来源于宜投集团方面,“政府出文,要求直管,新的管理方案还在确定当中,预计5月份就会执行。新宜公司比我们要快一些,4月1日起就开始执行了。”

  从新宜集团了解到,今年4月1日起,新宜集团就取消了物业公司管理模式,采用直管模式了。

  “如今是我们独资成立全资国有子公司,也就是宜宾市铭典城市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来专门负责管理,负责区域为老城区和上江北。但是新模式采用才10多天,进一步改进方案和举措,会在之后公布。”新宜集团方面回应说。

  最后,4月9日晚8点半,吴秋月下班回家照旧在走马街停车。此刻,距离规定的收费时限只有半个小时,收费员上前来要收费四元,吴秋月要求对方拍照上传系统才交费,收费员很诧异的说:“都这么晚了,还要上传系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