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商业

智慧交通 智慧商业 智慧安全

重整旗鼓冲击IPO的立方制药多漏洞下前路或非坦

  时隔4年,合肥立方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立方制药”)再次开启IPO之路。但首次出师不利的阴影之下,重整旗鼓的立方制药这次能否一击而中,或许,前路并非坦途。

  事实上,深究立方制药最新更新的招股说明书可以发现,该公司短板、风险并不少。医疗商业业务占比高,但毛利率却稍显偏低;应收账款攀升,但周转率下降,或引流动性、坏账风险;不足的研发投入,翻倍的销售费用,创新能力引疑问;保荐机构一换再换,供应商有黑点,采购质量管理存漏洞。看来,立方制药仍有不少短板待补。

  先来看立方制药的营收毛利数据。2016年至2018年,立方制药营业收入不断推高,从10.28亿元上升至14.25亿元。同期攀升的还有净利润指标,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立方制药净利润从6746.25万元上升至9166.41万元。

  立方制药表示,自己是一家集药品制剂及原料药的研发、生产、销售,药品与医疗器械的批发、零售于一体的创新型医疗企业,对医药工业及医药商业形成全产业链覆盖。

  但细分来看主营业务收入,数据显示,2018年立方制药医药工业业务收入为3.99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为28.14%,医药商业业务收入为10.20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为71.86%。很明显,目前的立方制药,较重依赖的是医疗商业业务。

  值得关注的是,分析各业务类型毛利率则可发现,立方制药的毛利率贡献,大多来自医药工业。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立方制药医药工业业务毛利率逐年推高,从74.45% 上涨至86.19%。而业务量占近三分之二的医药商业,毛利率则明显偏低,医药批发配送业务毛利率不到6%,医药零售毛利率为30%左右。

  同时,业务占比较大的医药商业业务,立方制药已连续两年低于同行业上市公司毛利率。具体来看,数据显示,2017年,医药商业上市公司毛利率平均值为7.72%,而立方制药医药商业毛利率为6.89%;2018年同行业上市公司毛利率平均值为7.84%,立方制药医药商业该数值为7.49%。步入2019年,趋势仍在持续,对比行业上市公司8.01%的均值,立方制药该数值仅为7.52%。

  营业收入推高的背后,有一个数据值得关注,即应收账款。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各期末,立方制药应收账款分别为8080.09万元、1.50亿元、2.06亿及2.81亿元。占同期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1.55%、34.23%、4.03%及39.13%。

  同步,应收账款余额也在不断推高。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各报告期末,立方制药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8635.10万元、1.56亿元、2.12亿元及2.88亿元,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45%、13.47%、14.96%及18.46%。

  较快增长的应收账款余额,却伴随这应收账款周转率的下降。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立方制药应收账款周转率从12.10次下降至7.74次,呈下降趋势。这意味着立方制药回款周期延长,回款慢,将对立方制药的流动性有所影响,同时,或引发一定坏账风险。

  还有一项事关立方制药创新能力的数据,立方制药自称自己为创新型医疗企业,也明确知道,研发能力是制药企业可持续发展最主要的因素和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创新的基石是研发,但目前来看,立方制药的创新基石,或远未夯实。

  具体来看,2016年至2018年完整年度,立方制药研发费用分别为1179.51万元、1838.82万元及2378.94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15%、1.58%及1.67%,占比较低。2019年上半年,立方制药研发费用为1093.17万元,占当期营收比仅为1.39%。研发投入显不足。

  但反观立方制药在上述同期的销售费用,则不断攀高。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完整年度,立方制药销售费用分别为7139万元、1.19亿元及2.59亿元,可以看出,2018年销售费用甚至翻倍。2019年,该数据持续上升,仅半年,销售费用就高达1.51亿元。

  此外,曾经在保荐机构上栽了跟头的立方制药,这次似乎也有着“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后遗症。2018年底,2018年12月26日,立方制药与广发证券签署辅导协议,但2019年7月30日,广发证券向监管递交终止上市辅导的申请。随后,立方制药迅速更换保荐机构,与民生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赶在2019年底,在证监会更新了招股说明书。

  就在IPO申请之前,立方制药的内部,也连掀变动。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11月,立方制药原独立董事孙素因个人原因辞职,在任仅一年多;2018年5月,立方制药原财务总监马有海辞职;2018年10月,立方制药总经理季俊虬辞职;副总经理、董秘吴秀银辞职。虽然都因“个人原因离职”,但高层变动,或也为立方制药的稳定性增添一丝风险。

  立方制药的风险点逐渐暴露,甚至还加入了外部因素。根据招股说明书,立方制药的供应商中,安徽天星医药集团有限公司长期位居第一大供应商,但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2017年,安徽天星医药集团有限公司连续两年因销售劣药、假药被罚。但2018年,安徽天星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仍为立方制药第一大供应商,立方制药对其采购额达1.51亿元。

  处于医药产业链的一环,采购、核查不严等风险,立方制药或不可存侥幸心理。根据招股说明书,2016年、2018年,立方制药本身及子公司也曾因药品质量安全等问题受到行政处罚。例如2016年,立方连锁销售不合格沉香,调查发现,沉香为立方连锁自合肥乐家老铺中药饮片有限公司购进,虽无主观过错,但也说明,立方连锁采购质量管理仍有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