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商业

智慧交通 智慧商业 智慧安全

九游平台湖南新任安监局长带队暗访遭搪塞:监

  7月5日晚上10点48分,一辆越野车穿过风雨交加的夜幕,稳稳地停在了湖南长沙市马王堆南路80号——湖南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院子内,车上的单次里程表显示出一个有特色的数字:520。

  这个数字记录下的,是该车自早上7点45分开始整整15个小时的行驶公里数。是日,上任不久的湖南省安委办主任、省安监局长李大剑乘坐该车,沿京港澳高速一路向北,冒雨到岳阳市明察暗访安全生产事务和防汛安全,并两度突查高速公路的交通隐患。这一千里路风和雨,留给李大剑最大的感慨是“隐患重重,触目惊心”。

  按照此前省安监局对督查工作的要求,李大剑此行带头严格执行“四不两直”的规矩,就是下去检查“不打招呼、不发通知、不听汇报、不要陪同”,并且“直奔基层、直插现场”。正是这种零距离接触生产一线,让暗访之旅变成了“发现之旅”。

  早上6:30,李大剑第一个到达局机关,他围着办公楼快走35分钟,完成了每天固定的晨练,也算是为当天的千里奔袭作了运动预热,然后到机关食堂要了两片馒头,一碗豆浆,匆匆8分钟后,他站到了办公大楼的前坪。此刻,另一名局领导朱崇洲,携烟花爆竹处、危险化学品处、综合协调处等职能部门负责人,陆续赶到这里。在前坪,李大剑作了简单的动员,交代了注意事项,7:30,大家分乘两辆车准时出发。

  催生李大剑此行的两个直接因素,一是6月26日发生在湖南宜章县境内的宜凤高速大巴车特大火灾事故,35条生命在短短三分钟内葬身火海,这也是湖南境内高速公路过去三年连续第三次发生重特大客车事故;二是围绕该事故的原因,如疲劳驾驶、车上安全应急措施不力等,湖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省委书记徐守盛严令加强防范,省长杜家毫更是坐镇指挥,安排全省开展一次针对交通安全的“大排查大管控大整治”。

  从机关出发,暗访组沿马王堆南路前行,穿朝晖路、民主路,再沿长沙大道向东,很快驶上京港澳高速。一路向北,看到一些大客车和大货车呼啸而过,回头叮嘱协调处长,“一定要联络、督促安委会成员单位各司其职,加强排查,也许我们一次简单的检查,就会挽救很多生命于无形当中。”

  8:25分,车行至“平江服务区”,李大剑往右一摆手,指挥司机开进了服务区,看到有高速交警在这里检查,他脸上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欣慰。下车后,李大剑直接走向一辆标识有“工业用乙烷”的槽罐车,经简单询问,得悉该车装载危险化学品从广西防城港开往江苏南京。在车辆旁,李大剑先是查看其轮胎气压、灭火器配备等,然后招呼正在检查的交警一道,查验驾驶证、行驶证、从业资格证、押运证、装运审批单,看到司机和车辆的各类证照资料齐全,李大剑表示满意,并叮嘱司机一定要时刻注意安全,不要疲劳驾驶。

  来到另一辆厢式货车旁,李大剑请司机打开车厢门,他一边检查内部一边对随行人员说,厢式货车密闭时候多,不易发现的隐患多,所以要注意深入检查。就在前不久,湖南省安监局督查组在路面查获一辆违规装载的大量花炮引线,正是这种厢式货车所为。李大剑叮嘱高速交警,九游平台!对于浏阳、醴陵等花炮主产区附近的高速公路,尤其要加强对厢式货车的查缉,防止违规装载硝药或引线等安全隐患。

  从服务区出来,暗访组继续向北。9:10,车队停在了临湘市桃林镇和长潭镇的交界之处。由于临湘市也是湖南的烟花爆竹主产区,李大剑临行前特意在暗访地图上作了标记。

  这是一条江南地区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集镇小街。从北往南走过去,这里分布着很多杂货铺,从外表看去,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李大剑信步走入一家小超市,发现在其靠里的货柜上,堆放着重重叠叠的花炮,店主拿不出经营许可证,并称向某所长交了钱,所以不用担心被查处。粗略一数,这家超市的门面和后边的库房内,一共存放了300多箱花炮。

  一家、两家、三家、四家,李大剑沿街而行,发现这里的几乎每个超市和杂货铺都在违规经营烟花爆竹,在一家只有三个儿童守望的小超市内,李大剑看完门面货柜上堆放的花炮,又不放心地推开旁边的门,居然发现里间存放着42个液化气钢瓶,部分还有气体,而在钢瓶之上,赫然堆着上百箱组合烟花。挨着这个门面和钢瓶库房的,则是店主的厨房和儿童游戏的电脑间。

  “这太让人震惊了,马上通知当地政府和安监部门来调查处理。”李大剑一边吩咐随行人员,一边继续检查。在一处名为“胖胖超市”的小店后院,再次发现堆放着大量产地不明、合法性存疑的花炮。店主说,这些都是过期产品,“你们要是想要,可以都给你们。”看到检查组很较真,店主又换了一副口吻,恶狠狠地威胁检查人员。

  当地县乡政府的官员赶到现场后,李大剑严肃指出,根据法律政策规定,集镇区的烟花爆竹经营门店,至少要间隔50米以上,而这里似乎已形成了“烟花爆竹一条街”,这既不安全,也是管理制度坚决不允许的。经了解,这里是当地桃林镇和长潭镇的交汇处,两镇的居民和房屋夹杂而居,管理更为复杂。“不管怎样,这个烟花爆竹一条街必须坚决取缔!”李大剑斩钉截铁地叮嘱临湘县有关官员。

  10:55,李大剑一行的车辆,沿山间小路开到了桃林镇的“鸿运花炮厂”,这是一家按计划即将关闭退出的作坊式企业。听到花炮厂老板介绍说里面一切安全,并且严守规矩,李大剑并不放心,冒雨走到厂区。推开一扇看似很久不用的普通库房门,里面赫然堆放着装好硝药的半成品。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有专门的药房吗?这种含药产品怎么到了普通库房?”李大剑一边严肃地连连追问,一边四处探视。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个堆放硝药的库房顶部,各种老化的带电线路交织在一起,如果漏电或短路,后果不堪设想。

  李大剑又到工厂监控室,要求查看监控设备,老板搪塞说,前两天监控设备被雷打坏了,现在看不了。

  看到这么严重的安全隐患,李大剑再次交代随行人员,必须尽快落实该厂的退出手续,该处理的余药要尽快处理,库房存储隐患要立即消除。李大剑特别叮嘱大家,做安监工作,就是要打通最后两三米,有时候,安监干部多往里走两三米,就能发现真问题,消除大隐患。

  这时,桃林镇政府负责人闻讯赶到,李大剑又叮嘱镇长,安全生产千万不能凭运气,而是要靠日常的严管防微杜渐。

  眼看到了中餐时光,匆匆赶来的临湘市有关负责人邀请李大剑一行前往市区用餐,被婉言谢绝。检查组一行,来到附近的桃林镇政府食堂,简单吃了中饭。一碗水豆腐、一盘油豆腐、辣椒炒肉、一份汤,比起早餐的两片面包,这已是丰盛的餐食了。

  餐毕,李大剑在桃林镇政府就地召集会议,对检查中发现的“烟花爆竹一条街”和“鸿运花炮厂”严重安全隐患提出了严肃批评和劝诫,并要求整改到位。他了解到,桃林镇是临湘市的花炮大镇,全市32家企业,桃林就有18家,但这些企业对税收的贡献很低。李大剑谆谆教诲当地有关负责人,低端、落后的花炮产业安全系数太低,以如此高的风险成本来做这种产业,实在是得不偿失。他鼓励镇政府依法组织当地的落后企业有序退出,同时也可以在安全和技术的基础上,扶持几家优秀企业,这样既做大做强,又降低安全风险。

  看到镇党委书记和镇长的紧张神情,曾长期担任过县长和县委书记的李大剑缓和一下态度对他们说:

  “我们来暗访检查安全生产,目的不是要折腾你们基层的干部,而是为你们把关。你们在基层工作很不容易,压力也很大,只有淘汰落后产能,降低安全风险,才能走得更远、更稳。”一席话,又让基层的负责人深深动容。

  开完15分钟的短会,李大剑再次动身,这次的目标,是全省最大的尾矿库——桃林铅锌矿尾矿库。

  所谓尾矿库,就是矿山在生产过程中将选矿后的废渣肥料废土堆放在某处场所,因为堆得高,又是一盘散沙,所以必须砌一道大坝挡住堆积的尾矿,如此一来,散沙似的尾矿就形成了类似水库一样的容积体。

  专业人士解释说,尾矿库从表面看是一片堆积如山的废土废渣,但由于这种渣土缺乏粘性,同时也没有石质层阻挡和企稳,一旦尾矿库坝垮塌,尾矿就会像决堤的洪水倾泻而下,其速度比水更快,覆盖过后的危害比洪水更甚。2008年山西襄汾县新塔矿区尾矿库特别重大溃坝事故,就淹没下游数百米范围内的矿区办公楼、集贸市场和部分民宅,造成277人死亡;而去年12月20日,深圳光明新区也发生尾矿库溃坝,造成76人失联。

  桃林铅锌矿曾经营数十年,在矿区周边地区集中堆积了4500万方尾矿,并形成了面积高达4000多亩的尾矿库区,被称为“江南石漠”。这个湖南最大的尾矿库,也牵动了中央领导的心,几年前,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亲赴桃林专门视察该尾矿库,并拍板拨款过亿元治理该处。

  13:35,李大剑一行赶到了这处尾矿库。从表面上看,这里已是绿树成荫,坝体外侧也被石头砌得溜光漂亮,而在尾矿的核心区,一部分被水泥硬化以放深水,另一部分则安上了太阳能发电板。

  看上去,对于当地管理人员的汇报,以及尾矿库区光鲜的外表,李大剑兴趣似乎不大。他简单看了情况介绍后,直奔坝体安全管理中心,要求查看电子感应检测系统。

  原来,监测尾矿库安全的重要方法之一,就是在坝体内部安置很多电子感应装置,如果坝体内部有水流或异常动态,电子设备能及时发现并报警,从而帮助管理者判断和判处险情。

  让李大剑惊愕的是,管理人员表示,电子监测设备几天前被雷击坏了,无法显示。对此,李大剑严厉指出:管理尾矿区的安全,关键就在坝体安全监测,国家花那么多钱建设这个装置,竟然没有产生效用!

  “你们知不知道,电子监测失灵,就是尾矿区管理失控?”李大剑斩钉截铁地说,不能凡事都推到雷公身上,你们今晚就把技术人员给我找来,三天之内必须修好并报我结果。

  离开大坝,李大剑语重心长地叮嘱闻讯赶来的临湘市长和岳阳市安监局长,要求他们切实重视此事。“委员长那么重视和支持我们的安全工作,我们没有理由懈怠啊!我们做好安全保障,既是对委员长关心的最好回报,更是对人民的最大责任。”

  根据省委省政府的安排,在这轮防汛抗洪工作中,省安监局作为对口定点单位,与临湘市结成工作对子。15:20,放心不下的李大剑又急急赶赴临湘市抗洪任务最重的一线工作面之一黄盖水库,查看那里的大坝安全和防护。李大剑泥一脚水一脚走到了大坝中央,并下到坝下水利设施处仔细察看,当了解到临湘市委市政府按照每公里9个人的密度,安排了干部日夜值守大坝后,李大剑表示满意,并叮嘱巡防人员要“盯死看牢”,确保安全。

  下午16:40,李大剑一行又出现在岳阳市城陵矶新港区,这里是长江防汛抗洪的知名敏感地带,也有着让安监干部不敢松懈的西气东输管道。防汛期间,很多人把注意力集中在防范溃坝和洪水肆虐,很容易忽略危化设备在洪水中的安全。

  在一处醒目的输气管标志前,李大剑向中石油的员工和当地干部仔细问询汛期防护措施,了解改造计划,并叮嘱中石油的员工尽快向上级汇报,争取早日协调管道改道问题。

  看完输气管道赶到市区,李大剑又来到岳阳洞庭客运站,先后登上两台长途大巴车,看证件、查设备,考问司机对乘客的“五不”承诺(不超员、不超速,不疲劳驾驶、不接打手机、不关闭动态系统)。

  让人遗憾的是,两车的司乘人员都答不出来。李大剑当场教育他们说,之所以让他们向乘客承诺,不是一个形式主义,而是通过他们的承诺,加强自我约束,引发乘客监督,最终目的还是行车安全。

  走出客运站不远,恰逢李克强总理到亲临岳阳督战抗洪,李大剑对下属说:“总理都从北京赶到了3000里之外的岳阳,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深入一线去确保安全?”

  匆忙用完晚餐,李大剑再次启程,沿京港澳高速向南,20:20,在巴陵服务区,大家趁着夜色再次进入突击检查。李大剑发现,两辆车的乘客座位安全带都被锁死在座位下方,他对此提出严厉批评,并劝导乘客自觉系安全带。

  不放心的李大剑又一一考查司机在车辆断电情况下怎么打开车门应急通道。因为在宜凤高速的“6·26事故”中,正是因为司机在车辆起火后不知怎么打开逃生门而弃车逃离,导致乘客死伤惨重。看到两车司机都能熟练地打开逃生门,李大剑才露出欣慰的神色。

  走出服务区,已是夜色深沉。李大剑理了理被雨水打湿的头发,登上越野车返回长沙。